具体时间表出炉在即 钢铁超低排放将迎来这些变化

  【中国环保在线 废气处理】众所周知,钢铁一直都是工业污染的重灾区,也正因此这一行业严管趋势依旧。进入2019年,新一轮执行力度大、覆盖范围广的超低排放与节能减排,仍将成为钢铁行业主旋律。

 
  环保达标与否,已成为悬在钢铁行业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而2019年大气污染防目标完成与否,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钢铁行业深度治理。
 
  继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后,非电行业超低排放成为着力点。“加快火电、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实施重污染行业达标排放改造。”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再次出现的钢铁超低排放,足可见其重要性。而按照此前一年政府工工作报告关于“推动钢铁等行业超低排放改造”的要求,唐山、邯郸、安阳等城市率先开展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
 
  同时,作为新一轮蓝天保卫战重点区域强化督查的重点之一,各地钢铁企业废气治理都将在2019年面临持续且严峻的考验。而2019年是打赢蓝天保卫战攻坚之年,生态环境部大气环境管理司司长刘炳江提出,推进燃煤机组、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开展无组织排放深度治理。对于量大面广的工业窑炉,要么清洁能源替代,要么深度治理,要么淘汰掉。
 
  这也意味着,包括钢铁行业在内的重点行业超低排放问题将会受到政策层面更多关注,环保监管和整治力度亦将加大,随之而来的深度治理也有望提速。与燃煤发电行业不同的是,钢铁行业烟气成分更加复杂,技术和经济性上存在挑战,推行超低排放在政策上也需要相应支持。而在过去一段时间内,在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重点控制区域,钢铁行业执行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已超过4年之久,与现阶段大气污染治理需求已存在一定脱节。
 
  据权威媒体日前报道,就《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工作方案》何时发布,刘炳江给出了明确答复:“4月前!”2018年5月,《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明确新建(含搬迁)钢铁项目要全部达到超低排放水平。细分后的指标则是烧结机头烟气、球团焙烧烟气在基准含氧量16%条件下,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小时均值排放浓度不高于10/35/50mg/立方米;其他污染源不高于10/50/150mg/立方米。
 
  同时,《工作方案》也为这一任务制定了具体时间表:即到到2020年10月底前,京津冀及周边、长三角、汾渭平原等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区域具备改造条件的钢铁企业基本完成超低排放改造。此外,力争在2020年底前完成钢铁产能改造4.8亿吨,2022年底前完成5.8亿吨,2025年底前完成改造9亿吨左右。与现行的国家特别排放限值的标准相比,征求意见稿中的标准更为严格。
 
  因烟气成分和工况更加复杂,钢铁等非电领域烟气超低排放技术要求更高,对应的投入也十分巨大,改造成功与否直接关系到企业的生存与发展。从技术层面来说,电力行业的超低排放实际上为其他行业超低排放改造发展了共性技术,实现3个主要污染物的脱除在技术工艺上是成熟的。但在同一个行业中,不能因为对环保投入高、运行好、环保成本高而不挣钱,而让那些投入少运行差的企业多赚钱,要解决这个方面的配置问题。诚如同等规模钢企有的花几个亿,有的仅几千万,治污工程的基础硬件配置达不到要求。
 
  “列的单子千万条,措施千万条,但是减排是第一条。目标已明确,措施已经分配下去,大家一起‘撸起袖子加油干’。”刘炳江强调。另据市场分析指出,根据各地区改造时点和粗钢产量占比,平均每台烧结机改造费用约0.8亿元测算,2020年钢铁深度治理带来的投资体量将超过101亿元。